The original English versions of Part 1 & 2 can be read here and here.

第一部分

最近,我有幸认识了一位名叫Geneviève的女性,她致力于帮助性工作者开始新的生活。作为“澳大利亚粉红十字基金”的创始人,她活跃于维多利亚州的性产业中,希望通过给那些深陷妓院但有需求的女性送去礼物来影响和支持她们。

在采访的第一部分中,Geneviève分享了性产业的一些内幕,以及围绕在性产业周围的一些神话,诸如“性解放和探索”等,并且她也分享了如何能摆脱这个产业的一些心得。

在此,我想请读们摈弃一切于性产业和性工作者的偏见和预设的想法,耐心地阅读下面地采访。通过阅读,或许能够让我们反思那些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机会、教育、情感上的自由以及平静的心灵等,或者对于一些人来说是难以企及的东西。性工作者是活生生的人,跟我们一样,她们也有丰沛的情感,也在日常生活中面临着挑战。或者她们在某个阶段作出了错误的选择,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们不配的拥有爱、尊重和帮助。请您能够也来参与其中,帮助她们。有关联系方式将在文章结尾。

访谈

从加拿大的魁北克到澳大利,您的故事一路穿着望和救赎。除了在一个父爱缺失的不完整的家庭中长大,您的童年总体来说是天真烂漫的。但是,自从您开始大学生活,您却决定一边完成学业一边加入性产业。是什么导致了您这个变化和决定呢?

虽然从表面看来我能够说服自己,但正如您可以看到的那样,我的内心其实是偏离了正轨的。因为父亲在我童年时代的缺失,我憎恨男性并且认为在需要的时候享受性生活是我的权利。

其实已经有许多关于性瘾的研究,但我内心却一直在否认这个问题。比如,如果把“性”换成“烟草”,“啤酒” 或“可卡因”,或许读者会比较容易理解。第一次我提供有偿性服务时,内心也很纠结。在此之前,我在同性恋酒吧遇到了一位女性,她向我讲起她提供性服务的经历。我还记得我当时内心涌起的嫌恶。但当时考虑到我已经有了与女性发生性关系的异常经历,所以我觉得这也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1999年,我开始了过上了双重的生活。去掩盖这一事实对我来说很困难,也很羞愧。我曾一度为此收到伤害,而掩盖伤害则需要更多的谎言。

最终,在2009年,我停止了这种生活,现在我要讲述的就是曾今发生的那一切。

在你的自中,您提及了您在年幼经遭受的寂寞,经济以及父离开的苦楚等等。而些遭遇致了您内心深处对于金复男性以及控制的渴望。在想来,您什么父在女性的成和人生选择扮演了如此重要的角色?

我在从事性工作者工作的最后几年里,渐渐开始意识到,上面提到的童年往事或许是我开始这种生活方式的罪魁祸首。我想要离开,却做不到,因为金钱是在是太好了。金钱带来的安全感使我深陷这种生活,无法自拔。我开始尝试阅读与我行为有关的一切心理学书籍。许多研究著作都使我得到了如下的结论:父亲在女性对于男性的认识以及男性伴侣的选择上起了无法忽视的作用。

常常听到这样一句,“有没有人逼迫你去淫,之所以从事职业是因自己喜欢”。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我认为这句话是正确的。从法律意义上来讲,这句话似乎是对的:这一切都是女性自己的个人选择,是她们自己给妓院打电话,开始这份工作的。但是,在阅读了Sheila Jeffrey的书“The idea of Prostitution”以及其他相关文献后, 我渐渐认识到,我并没有“选择”进入这个产业。相反地,是我的过去我的经历在替我选择,或者说逼迫我去做这个选择。我只是一个无辜的失去了父爱的女孩,而痛失父爱深深地影响了我。

在作为性工作者地初期,我对于金钱以及性的渴望都得到了一定的满足。但长此以往下去,却造成了一种对性爱极度狂热以及提供性服务实际上是为了满足这种狂热的错觉。这种错觉说好听些实际上是一种PTSD(创伤后精神紧张性精神障碍)。我们使得客户觉得我们很爱性生活,通过这样留住客户并赚钱。

后来,有一篇关于一位52岁女性声称她热爱性工作者这份工作的文章。这篇文章发表在全国的“Women’s Weekly”上。阅读这类文章有时会使女性读者产生对这份工作的向往。而这是完全不对的。这种文章十分以偏概全,并诱导读者产生这样的想法:这一定是世界上最棒的工作了!而这些文章恰恰忽略了性工作给我们带来的身心伤害和折磨,也没有提及她的童年。而很多研究表明,性工作者大多在童年时有着破碎的家庭。人们需要知道性工作对于一个人会带来的伤害,因为一些女性并不知道童年时期的虐待,如父母抛弃,性虐待以及性工作工作选择之间的联系。

同时,我还必须声明一点,有一些性工作者是在通过提供性服务来偿还她们所欠的人贩子的债务。看起来她们很愿意去那里工作,但实际上她们是被那些带他们来澳洲的人贩子胁迫的。有些人甚至是被骗从事这项工作的。如果她们拒绝人贩子的要求,人贩子便会以她们留在老家的贫困的家人相要胁,所以她们必须去做。Kathleen Maltzahn写过一本叫“Trafficked”的书,其中详细了描述了这一事实。

综上,我的回答是,那些认为性工作者热爱这份工作的人完全是被色情片中描述的场景所蒙蔽了。提供性服务是一种没有灯光和镜头的色情片,是一个私密和安全的色情片。它遭透了。

你想那些色情片产业辩护,并称之为探索创造力和自我表达的人说些什么吗?

一些人觉得性工作给她们提供了能够探索性世界的机会,并因此获得了自由和解放。但她们获得的是一种错误的自由感,因为在这个世界里只能获得感官上的快感并上瘾。任何事情上瘾都会是毁灭性的,离开了麦当劳或Krispy Kreme谁都不会死,同样的,谁都不会因为没有性而不能活。

另外,提供性服务只是一种双方同意下的“强奸”。谁愿意与一个你甚至从未交谈过的70多岁拄着拐杖的人发生性关系?女士们,这只是一个无法控制其欲望的男性想要泄欲并想要驾驭你而已(即使他能够控制他也不想而已)。他们并不知道这对于你来说会产生怎样的伤害,他们能够给你金钱,但绝对无法帮助你摆脱困境。

性产业还是贩卖女性和儿童产业存在的一个直接原因。因为一个对性产业合法化的国家实际上也默认了对于女性和男性的剥削和轻视。如果你能够合法地把一个人当作性努力,那么你也谈不上什么尊重人了。那些拿钱买性的人更是从中获得了一种控制的幻觉。

从事任何职业的人都可以进行自我表达。无论是在时尚产业,还是为了一个大的组织工作,个人都可以在工作中寻找到表达自我的途径。为了使卖淫听起来更合理,我们称之为“工作”。60年代的时候,还没有人能够知道吸烟对于我们身体和体重造成的伤害,所以人群里有相当一部分吸烟者。而吸烟也是一种时尚的代名词。当时的电影明星也是烟民,他们影响了一大部分人对于时尚的定义。如今,我们的社会对于性的观点实在是太开放了。但是,我们想要的不一定是我们真正需要的。我们想要自我表达,因为这种行为在我们的国家是合法的被允许的。但是,任何被滥用的东西都是不健康的,无论是酒精,咖啡因应了或其他的“合法”物质,它们也常常迷惑我们的视线,使我们无法正确判断。同样,色情行业也是。性在这个意义来说也是一种毒品。

当你在性产业工作的候,你有机会接触其他的女性同行?你了解她的生活状况

我曾经工作的墨尔本妓院中来往过许多的女性,但我只与其中的两位有多交流。其中一位觉得卖淫是为了寻求欢乐。她的理由很简单,就是想试一试,因为她当时刚与男友分手。我没有仔细问她她的感受和动机,因为通常问别人这种问题是不礼貌的。比如“xx,你好,请问你是被迫来卖淫的吗?你喜欢卖淫吗?”等。甚至在性工作者之间都是有禁忌的,因为谁都不想被别人看成是有性瘾的人。那会很奇怪。同样,别人的回答也可能不是事实的情况。在性产业里,几乎没有事情是真是的。当你真的袒露心扉时,你可能时一个非常友好、关怀她人并且时大方的人,但是这样却同时会使你变得容易被其他的女性同行伤害。

我还记得另一个非常聪明的女同行,她在大学学习法律,不但与父母们住在一起,而且似乎还与父亲的关系很好。有的时候当客人不多的时候,我们就互相聊聊天。她似乎挺聪明的,当然,我觉得我也是。她对她的男友撒谎,她身边也没有人知道她在做这行。看起来她生活的环境很好,有充足的感情依靠和支持,她似乎是自己“选择”了这行,但谁也不知道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可能有些事情她不会透露给我们。这行里,人们都学会了自我保护,在我看来,撒谎不过是为了掩盖自己生活中遭遇的问题而已。

得你从淫中得了某种“利”(empowered) ?如果是的,你得是一种假的

首先,我们必须问问自己,到底什么是“赋权”?赋权指的个人或群体在精神、政治、社会、教育、性别或经济权利上的提升。

我没有在从事性工作中获得赋权感。对我来说,赋权是一个空洞的词汇。能够获得巨大经济收益使我觉得自己的生活不再那么窘迫。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或许我是被赋权了。但同时,我无法对任何人提及,这钱是从哪里来的,我对这种时刻需要保持秘密的生活感觉很无望。从一个身无分的人突然变成一个轻易拥有了大量可支配财富的人,这使人产生一种错误的赋权感。但这没有给我任何的力量,反而使我陷入了深深的惶恐和不安,我更加渴望爱,渴望被认可和获得成功。

我不再是那个原来的我,我成为了别人眼中的完美人士,当然这都是假象。在从事这个行业的起初几个月后,我的个性完全改变了。当面对陌生人或讲故事的时候,我变得更加从容和坚定。当走进一间满是人的屋子的时候,我也能够很自信地介绍自己。我很善于与人交流并有同理心。但这一切只是我在演戏,我喜爱戏剧,所以我觉得我很行,但实际上:

钱从来都不能给人真正的赋权,性也并不是为了钱!

我也曾经读过一些前星的见证,她离开个行的路径几乎惊人的相似:因主!你的书里也描述了作为一个无神论者,您最终因为主爱而离开那个令你绝望的产业的故事。你能描述一下主如何在你的转变中做工,如何在其他人生命中做工的吗?

当然我无法代表所有在这个行业工作过的人。但对于那些未信主的读者,我想说的是,无论你身在何方,从前做过什么,曾经是一个十恶不赦、自私或易怒的人,有一个人他知道你的过去和未来,无论你是什么样子,他都深爱着你。当我开始相信有一位主他无条件地爱着我,我可以将他作为我的天父时,我的生活开始发生了改变。我们生活的社会令人悲观绝望,我们有权选择,却时常选择错误的事情。这是我们的宿命,同时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回到核心和关键的价值观上来的原因。

虽然我不想一概而论,但总的来说,维多利亚州的法律产业不是一个特别有人文关怀的产业,虽然表面看来它尊重并关怀每一个个体。我相信几乎没有妓院是为了“赐平安的意念, 不是降灾祸的意念, 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耶利米书 29:11)。

用女性牟利。他们有些很富有甚至是亿万富翁。一个妓女一天可以为妓院带来400刀的纯收益,想像一下一个拥有80个妓女的妓院,一个月的收入。

我想这也许也是人们为什么需要从主那里获得抚慰的原因。

结束了之前的工作后,你成为了一个妻子和母亲并且开始用你的经历去帮助别人离开性产业。作为一个澳大利亚粉红十字基金会的志愿者,你们的主要任务是什么呢?

我们是以基督教信仰为基础的组织,致力于帮助性工作者和脱衣舞女郎在澳洲找到其他的工作。我们时刻谨记耶稣的话要“爱人如己”,更重要的是我们决定活出耶稣的话语: 学 习 行 善 , 寻 求 公 平 , 解 救 受 欺 压 的 ; 给 孤 儿 伸 冤 , 为 寡 妇 辨 屈 (以赛亚书 1:17)。

我们与那些成年的性工作者交流,给她们提供精神、经济和过渡时期的帮助。我们同时提供相关的教育和资源,帮助那些与性瘾斗争的人恢复。

粉红十字基金会还活跃在那些被色情业和性产业摧毁的社区里,试图通过促进产业的健康和安全法律来帮助它们。这么做主要是为了保护那些因为从事性服务而染上性病或受到其他虐待的人群,减轻色情产业和性瘾给她们和大众带来的二次伤害,并且希望能够加强相关法律保护青少年们,使他们不受网络色情的影响。

你觉得我们的政府在帮助性工作者离开该产业开始新生活方面做得足够好吗?

没有。作为一个前性工作者,我很难过地发现当我决定离开并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没有得到任何的资源。虽然在过去20年,不同的执政政府做出了各种承诺,通过维州性产业的立法来支持、帮助这部分人群。但实际上它们什么也没做。我真地希望政府工作人员能够实实在在地采取行动,去帮助这些性工作者。

在澳洲的一些州,比如南澳,卖淫是非法的。而在其他一些州 (首府,新州、西澳等),这个行业则备受歧视。在北领地,昆士兰,维多利亚和塔斯马尼亚,提供有偿性服务是合法的。你能够想到如上方法之外的可行的模式吗?

当然。在世界上其他国家,有一些模式是非常有效的。很多研究结果都表明合法化(Decriminalisation)会给从事这个产业的女性带来更多安全。这个方法(有称 北欧模式)在1989年在瑞典被使用后,证明能够有效减少卖淫人数和妓院的数量。丹麦、冰岛和韩国也相继采用了这个模式,并带来了满意的效果。女性们能够从这个产业中离开并能政府那里获得资源进行学习、获得咨询帮助以及其他一些帮助她们离开性服务工作的帮助。

在瑞典,北欧模式如何在改变社会对女性以及女性性工作者的态度方面发挥作用呢?

在帮助女性对抗暴力并支持她们的职业发展方面,瑞典可以说是最先进的国家之一。国民们清楚地知道性工作会给女性带来的伤害。如果市民们看到一个女性沿街卖淫的话,她们可能会觉得这个女性有精神方面的问题。并且,卖淫在这个国家并不是“工作”,而是一种会带来毁灭性结果并且觉不能碰的“生活方式”。因此,如果有女性仍然在进行这项活动的话,就会有包括社工在内的一系列社会组织去帮助她们。

经过公众不断的呼吁,这个法律最值得推崇的地方是,如果出现有偿性服务,提供性服务的一方是无罪的,而购买性服务的一方是被认定有罪的。警方也积极参与到抓捕行动中,并有了很多成功抓捕的案例。在这些国家,购买性服务有着很负面的社会影响,这与澳洲男性对待女性的态度截然不同。设计和执行瑞典模式的过程也是一个对女性和人权越来越尊重的过程,同时它也带来了一个更加平衡,暴力事件下降的社会。带薪产假在当地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制度,在瑞典,我们能看到很多母亲可以陪伴她们的小孩外出,在商场里推着童车。

我还想推荐一个在纽约非常成功的项目。纽约警方开始了一个叫“Johns School”的项目,全称是为有偿提供性服务的客户提供改变的项目,这个项目由三藩市一个前性工作者创立 。项目的目的主要是通过警方和法院的参与来减少性产业犯罪,并使用治疗而非惩罚的手段来对待那些触犯了法律的人,包括购买和提供性服务的双方 (Hope-Ditmore, Encyclopaedia of Prostitution and Sex Work, A-N, 2006)。你也能够在一个名叫“Love is a verb”的纪录片里找到该项目的相关资料。当我第一次看这个片子的时候,我惊讶地看到了一个性工作者和一个男性讲述她的生活如何被性毁坏。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第一次我看到了男性终于可以直面并亲耳听到他们的行为对女性造成的伤害。

我们中的很多人现在正致力于在政府的人权部门游说,希望他们能够在性产业的相关法律做出重大的更改。我们希望这个访谈被所有人看到。我们希望大家能支持我们的行动,致力于推动政府采取新的项目和措施去支持陷入性产业的人。我们希望政府能够投入专项基金去促进目前法律的改变,因为这将帮助千千万万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男性和女性的健康和发展。

你希望在2013年看到粉十字基金又怎展呢?

我希望能够获得邀请,去一些教会、中学和大学进行演讲。我想按照上帝的旨意把改变带给更多的人,当然,我也会根据不同的场合来选择恰当的措辞。

我还想制作一个网页,让更多的澳洲人能够被改变,被教育,提供资源让他们变得更好。建这个网站需要3000刀。所以我们非常需要经济上的帮助,甚至是小到10刀的捐助我们也很感恩。

在过去三年里,我一直进行志愿者工作,主要是拜访妓院以及参加墨尔本的性博览会。我很乐意为这项工作奉献自己的时间,但仅凭我个人的力量却很难帮助到性产业里每一个需要帮助的男性/女性。

更准确地来说,我想对超过3000万人进行性奴役对女性产生的伤害的教育,并促进政府采取措施去减少这些事件的发生。就像Anne Summers发表在2013年3月的The Age报纸的文章中所说,对于女性施暴是一个全球星的问题,这种暴行令人心碎。

您也可以通关注我facebook面来悉我的近况,提供您的帮助,您也可以在上面都到性产业的相关教育文章。

社区如何能帮助粉十字基金呢?

大家可以通过以下方式来帮助我们:

  • 通过视频采访和社交媒体来提高整体认知;
  • 为我们能够继续帮助更多的男性和女性来祷告;
  • 帮助我们建立网站;
  • 帮助采访和文章的撰写以及编辑;
  • 捐助一些礼物,即使是非常小的物件,我们也很感激。如果您在墨尔本的话,欢迎来我们的办公室帮我们打包礼物;
  • 帮助拜访妓院,与在那里工作的女孩们促膝谈心,不带有色眼镜去听她们的故事;
  • 我即将举办一场“Nefarious, Merchant of Souls”的纪录片放映会,这部纪录片记录了很多当代性奴役的真实故事和场景,向您展现了千万人正在经历的性奴役的梦魇。我需要一个技术人员以及欢迎小组,视觉设计以及社交媒体达人来帮助我们宣传这场放映会。

您想那些正在考虑进入性产业的女性些什么呢?

我的建议是:虽然可能现在您正需要金钱来维系生存,但这个对您的身心绝对会带来巨大的伤害。那些给您钱来买性的男性本身也是犯错的。虽然看起来是您自己选择去做这行,但您的过往生活对您的选择实际上产生很大的影响。在我们的基金会,我们绝对不会去职责您的选择,虽然我们知道它不是个明智的选择。虽然已经有很多这方面的文章可供参考,但是如果您也想听听的我的想法的话,我会说:

  • 首先,不要妥协!如果您厌恶男性亲吻你,就立刻阻止他;如果他给你500刀要求进行没有保护的性行为,你要知道你有可能死于艾滋病,难道你的生病就值500刀吗?如果过程中你觉得不适,或害怕,或男性正在伤害你,请让他们立刻停止。自己的身体健康是很重要的,你需要坚强,坚定,在面对男性时需要拿出决断力。
  • 在做任何事情前先拿到报酬,并把钱放在一个十分安全的地方。如果您出台并把钱放在了手提包里,请务必看好自己的包,特别是在沐浴的时候。
  • 不要在工作的时候喝酒或嗑药。因为这些行为会影响你的感官并带来可怕的后果。如果您需要一些酒或其他东西来麻痹自己才能进行这项工作,那么就请立刻停止这项工作吧!
  • 如果您因此赚到了很多钱,请首先用它还清债务。不要炫耀自己的富有,把它们存起来。或许有一天您决定去寻找另一个工作,并开始学习,那时候就无法挣到这么多钱,存款可以支持你离开的决定。

在我做这行的头两年里,我不停感叹我工作的地方是多么的神奇,它们使我产生了我很爱那个地方的错觉。他们不断给你洗脑,让你觉得你在享受这个工作。但记住,你实际是他们赚钱的工具。

于那些没有帮助的人,如何才能离开/脱性产业呢?

如果您认识的人在考虑在是性工作,请将我们的电话号码告诉她们。如果您已经离开这个产业许久,但却一直没有从之前的伤害中走出来,我们每个月都会为那些前/现性工作者提供一个聚会,分享彼此的心声。这个聚会里,您有机会结识跟您有类似经历的人,这是非常好的。

在我们的基金会,我们从不会去职责您开始这种或继续生活的原因。然而,为了能够有所改变,您必须首先自己渴望这种改变。和那些您能够信任的在一起则是第一步。所以请给我打电话,我会安排与您的会面并告诉您我们的基金会可以提供怎样实际的帮助。

每个女性都有不同的处境和需要。我们知道有时候您很想离开这个产业,但是您面临的经济状况使您无法做到,我们会有专门的人员去帮助您修改简历、寻找工作。我们会评估您的职业前景和需求,并帮助您获得一定的技能去找到合适的工作。我们可以训练您的面试技巧,并在您面试的时候给您添置合适的新意。而这一切都是免费的。我们能陪您一起参加健康方面和法律方面的约见,也能帮助您获得孩子的衣物和住所。我们会帮您约见债务偿还专家去改善您的财务状况最终达到无债务。如果您感觉您对毒品有依赖并需要一些清除的项目,我们也会陪伴您一步一步地去摆脱这些问题的困扰。只要您能坦诚地面对我们,我们就会为您提供如上所说的帮助。

如果您的时间允许的话,我强烈地建议您能够从事一些志愿者工作。您可以登录 www.volunteeringaustralia.org 网站,拓展自己的视野。您也可以每两周只进行1次的志愿者活动。就我个人的经验来说,从事性工作者的女性大多社交圈很局限。如果有机会在真实的生活和工作环境中去体会一些给予和帮助的感觉,这会使你建立起更好的自尊。我自己经历过这些,所以我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志愿者工作是要付出时间的,但很多时候,当您找到一个对自己来说意义很大的组织并为它奉献,往往得到了会是更多。

红十字基金会能够给那些有性瘾的男性提供什么帮助呢?

如果您是一个正在与性瘾相抗争的男性,我们很乐意与您面谈,倾听您的故事,帮助您摆脱它。就这点来说,我发现当人类有任何的瘾的时候,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去远离那些使他上瘾的东西。有的时候,这也许是把您的智能手机换成一部没有网络连接功能的普通手机。或者建立一个信用项目,来帮助你或者你的合作伙伴知道您曾经登陆过什么网站。某个教会的网站上有一个非常有效的项目。对于那些对色情毫无抗拒力的人来说非常重要的步骤就是承认自己在这些方面的无力。

第二步就是去找一个您十分信任的人,您可以联系我们,我们会为您祷告。我们可以告诉您您可以找到的有帮助的相关读物。我们也收集了一系列的YouTube视频链接,我们也可以发给您,它们会告诉您色情片如何对脑部产生伤害。有时候,当我们明白了这些使我们上瘾的东西是如何作用于我们的大脑的时候,我们反而更容易摆脱它们。

很高看到些在与性做斗争的男性和女性可以么多的支持,但您能们描述一下性瘾的具体表现和症状有哪些吗?

当然可以。对性上瘾主要有如下征兆:

  • 过着双重的生活
  • 不断地寻求性相关的物质
  • 无法处理好恋情
  • 寻求性刺激和冒险
  • 有时候会触犯法律
  • 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愧疚

许多有性瘾的人往往在恋爱中会感到障碍。就像我前面提到的那样,参加志愿者活动是一种很好的减轻症状的方法。我们也能够给您一些人的联系方式,他们可以每周与您见面和共进午/晚餐。

或许您在看色情片的觉得愉快或孤单?或者您在繁忙的工作和家务之余觉得需要色情片或非法的性行为来缓解压力?如果您一直不能坦诚地面对这些问题并与人分享,您就无法克服这些问题。我们能够陪伴您走完这段旅程,并能够给您提供一个安全的场所让您分享您的问题。您绝不是唯一一个被这个问题困扰的人,您并不孤单!

从性产业种走出来或者是客服性瘾并没有性别之差,男性或女性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虽然大部分时候,女性往往是性工作者,而男性则备受性瘾困扰,但是很多时候也会出现相反的状况。您只要知道,一切都是有希望改变的。Proverbs 8:17的一段话是这么说的,爱我的,我也爱他;殷切寻求我的,就必寻见!请记住,主爱我们每个人!

PART 2: SHINE CONVENTION

采访第二部分

最近,我有幸认识了一位名叫Geneviève的女性,她致力于帮助性工作者开始新的生活。作为“澳大利亚粉红十字基金”的创始人,她活跃于维多利亚州的性产业中,希望通过给那些深陷妓院但有需求的女性送去礼物来影响和支持她们。

在今年426号到28号,粉红十字基金会参与澳洲的“Shine convention活动中(网址 http://cccvat.com.au/calendar/shine-convention。这个活动旨在通过与社区的合作来提高大众对于性产业对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的认识。现在,她们需要我们更多的支持来帮助那些性产业工作者并打造一个社区。在采访的第二部分, Genevieve会谈到相关的活动。

澳洲分红基金会会参与到4月份的“shine convention活动中,您能谈谈这个活动的主要目的吗?

好。该活动是由维多利亚和塔斯马尼亚的一个基督教会组织(CCCVaT)发起的。这个会议的目的主要是通过讲述那些因信仰而改变人生的真是案例来促进人们对基督教信仰的认识。

这个会议主要是为了:

  • 鼓励从业人员们去做出改变;
  • 用真实的案例去激励她们做出改变;
  • 促进各个寻找志愿者的组织的联系。

我会在大会讲述我自己的故事,并组织一个讨论环节,参与者可以在这个环节里提出相关的问题,来了解这个行业并且知道作为一个性工作的真是的工作状态和对个人意味着什么。我希望能让更多澳洲人了解性工作者并尊重她们,并告诉更多国人我们能做些什么去真正地帮助到这些性工作者。

你在网站上提到你们还需要一些捐赠来准备大会的相关礼品,具体来说是需要些什么物品呢?我们的社区能够怎样参与进来呢?

许多来参加基督教大会或活动的人是性虐待和奴役的幸存者,这点很令人惊讶。当她们了解到我们的活动和组织,她们往往会主动联系我。这些年轻和年老的女性很难有一个真正信赖的人去诉说她们的过往。另外还有一些帮助性工作者的人士也会经常联系我,请我帮忙捐助一些物品。

At the moment, I need beauty supplies, small New Testaments, Christian books and literature, etc. Supplies can be lip balm, hair extensions, hair clips, jewellery such as earrings and bracelets, make-up such as eye shadows, mascara or foundation, chocolates, soaps, handmade hats or scarves, anything that can fit in an A4 bag! Anything pink is also great!

目前,我最需要的是一些美容产品,小的新约圣经和基督教书籍和文学作品等。美容产品可以包括唇膏,接发,发卡等,还有一些诸如小耳环和手镯这样的小饰品以及化妆品,像眼影、睫毛膏或粉底等,或者是巧克力、肥皂、手工制造的帽子或围巾等等。任何可以放进一个A4纸大小袋子的东西都可以。如果是粉红色的就最好了!

Thank you to Yue Gao and Charis Kay for translating this blog. We appreciate your help!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