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TORY OF REDEMPTION – How an ex-prostitute turned her life around to help save other women and men in the industry.

关于救的故事:一个的性工作者的人生轨迹

The original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post can be read here.

***

Geneviève Gilbert出生于加拿大的魁北克,上世纪70年代她在那里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她擅长艺术,热爱体育,常常在业余时间玩卡丁车。和其他小女孩一样,她很爱与自己的父亲玩耍,直到现在,她还记得那时候骑在父亲的肩膀上,想像自己是一架小飞机,快乐地在云端穿梭的情景。

gen first communion

但非常不幸的是,Genevieve的父亲是一个非常情绪化的人。在Genevieve很小的时候,他与一个18岁的女子发生了婚外情,常常不回家。他有时还会去纽约购买非法的色情录影带并在自己的便利店里出售。Genevieve还有两个姐妹,其中的一个是唐氏综合症患者: Mélanie。Genevieve记得父亲因为不想要患病的女儿,曾今让妈妈将Mélanie送出去给别人收养。有时候父亲还责怪母亲没有能够为他生一个儿子。

Geneviève的父亲最终在她9岁那年永远地离开了家 。直到今天,Geneviève仍然清晰地回忆起那种被抛弃后的愤怒,以及接踵而来的贫困。 在她2013年出版的名为《我的故事:一个粗暴充满愤怒的法国女人因主爱而被原谅》的自传中,她写到:

“我所有愤怒归根究底都源于父亲对我的无视并使我们误入歧途。他从没有给过我任何形式的支持和帮助。在我9岁那年,因为他的抛弃和无力支付训练费用,我不得不放弃自己热爱的体操运动。”(p9)

毫无疑问,她幼年时候的愤怒和深深地被抛弃感严重影响了她对于男人,金钱以及性的理解。被父亲抛弃所带来的伤害潜意识里影响了她生活中的诸多决定,包括对于感情和男性。甚至有几次她差点结束自己的生命。

她写到:“有一年父亲节的中午,我企图了解自己的生命。当时我正在准备最后一年的考试,可我觉得生活太痛苦,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东西。再加上又是父亲节,而我却没有父亲。我不能见到他,拥抱他,告诉他我爱他。我悄悄走去了一楼的洗手间,拿起柜子里所有的药,一饮而尽。

在Geneviève的书中,她回忆起自己大学时开始与女性展开恋情。对她来说,与女性交往更容易给她带来安全感。之后,她与不同的男性和女性开始了肉体关系。她拼命地从这些肉体关系里追寻自己曾经缺失的父爱。但却时常感觉迷茫和空虚。

“那时候,我为了性而性,会因为他们的性技巧高超而选择他们。我肆意分泌的荷尔蒙已经完全超越了我的理性,我会因为想发生性关系而去随时去酒吧。我非常饥渴,渴望性和爱。而回首往事,我也没有慈爱的父亲或者恩爱的父母去学习,去寻求建议,去尊重和爱另一个男性并维持稳定的感情”。

“当我获得一个男性的注意的时候,我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和重要。但到了22岁的时候,我突然厌倦了男生总是看我的目光,于是我决定把自己漂亮的长卷发剃掉,将自己变丑,让他们失去看我的兴趣。我甚至产生了毁灭自己身体的年头。但渐渐地,我再次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并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我决定用自己的身体和男人们的关注来换取金钱。我做到了。”(P18)

在上大学后不久,Geneviève决定边学习边提供性服务,踏出了成为性工作者的第一步。她在书中写到:“每个提供性服务的女性的背后或多或少都有一段难以启齿的故事,她们有的被父母赶出家门,有的是一个单亲母亲或者是吸毒者。而我的故事与她们的都不同”。(P18)

2001年, Geneviève怀揣着向世界证明自己的梦想来到澳大利亚继续她的学业。她对于生活的不满很明显来自于她长期缺乏的父爱,在书中她写到:“我一定要有所成就。我要向世界向爸爸证明我能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虽然我不确定这对他来说是否重要”。

Geneviève成为性工作者那年她27岁,当时的她计划做几个去还清债务然后就回去从事艺术工作。

但8年后,她仍然做着一样的事情。她说:

“8年的性工作者生活对与我来说就是一种逃避。逃避伤痛,逃避破碎的心灵,我想我当时还处在被父亲抛弃后的余震中。在我与客人们发生关系的时间里,我学会了暂时将自己‘抽离’。我厌恶与他们发生关系,却又想要从他们赚取大量的金钱。那些我从父亲那里从未得到过的金钱。而作为一个艺术家,我甚至试图加入一些表演的成分使这些行为看起来更为完美。但是,我也为这些尝试付出了极高的代价。我甚至相信这样做,我可以自称是一个在性上最自由的女性。毕竟我曾今是一个后女性主义者,我相信女性可以用性去换取权利。而事实上,当时的我却在与‘性瘾’做争战,我误解了男人和女人为何利用我的身体,而这种误解也在渐渐蚕食我的灵魂”。(p20-21)

2009年,Geneviève无意间在晚上发现一个教会的网站。这个教会试图用意识,预防和复原的策略去靠近今少年和成年人。它来通过使用不同的“工具,资源和博客去防止色情片可能在人们生活中产生的毁灭性作用”。

在那个网站上,Geneviève阅读了Shelley Lubben的见证,并被见证中描述的相似人生经历所感动。Lubben在上世纪90年代曾是一个色情片艳星,而现在她成为了一个作家,演说家并创办了“粉红十字”协会。Geneviève在书中提到了Shelley的见证如何在她心中买下救恩的种子并医治她的。这也是Geneviève人生中第一次意识到她也可以将她的故事大声说出来。

“当我在youtube上听到了她的故事,我泪如雨下,从头哭到了尾。我忍不住反复地去听,而每次,我都忍不住落泪。特别是在她描述作为性工作者和艳星生活的一些细节时,特别让我动容。我暗暗地过了8年这样的生活,从来不知如何提起,也没有人公开地去讨论过这样一种生活。而8年是人生中一段不短的时光啊!听到她的故事我顿时觉得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P49)

Geneviève与Shelley Lubben取得了联系,Shelley Lubben的支持加上一些心理咨询给了Geneviève改变自己生活的力量,以及情感上,精神上和经济上压力的缓解。在2009年,她找到了一份合法的工作开始自给自足,并最终永久地离开了性产业。

如今,Geneviève管理着澳洲粉红十字会,帮助那些想要离开性产业的性工作者着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上来,并通过自己的教会组织一些社区的志愿者活动。她最终以一种更健康的方式来抒发了她在艺术上的热情,利用她的才华去帮助‘医治’那些性工作者。

“如今,我将自己的艺术创造力都用在了行动上。我目前的艺术创作主要是通过与社区合作实现的社会性参与实践。我相信艺术是需要带有目的性的,而与女性性工作者们建立起来的联系丰满了我的艺术灵感,也激励了我去帮助那些和我当初有着相同经历过着相似生活的男人和女人们。我再也不需要去利用性工作来丰腴我的艺术创造力。就好比有人说,我需要吸食毒品来获得艺术灵感,或通过酗酒来变得更有创造力,而事实上,艺术创造力不需要通过这些物质来获得。这些物质就像拐杖一样,扭曲了你本来应该做的,改变了主创造你的美好用意”。(2013, P52)

Geneviève不但在主里找到了大爱,还找到了爱她的丈夫Harry,这些让她重新懂得了如何去信任。Harry的家人非常的爱她包容她,与她建立了非常好的关系。

Geneviève是为数不多能够拜托性产业和色情产业的幸运儿。事实上,目前还有很多人仍然深陷其中。在4月份,澳大利亚粉红十字会将参加闪亮大会(Shine Convention), 它们需要更多的支持和帮助,从而能够将帮助更多深陷性产业的人。如果您想要获得更多关于大会的信息以及想出一分力,请点击下面的网站和博客:

网站: www.pinkcross.org.au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pinkcrossoz

Twitter: https://twitter.com/PinkCrossOz

Email: pinkcrossoz@gmail.com

点击下面的链接还将看到更多对于Geneviève的访谈(英文).

Read my interviews with Genevieve here and here. 

gen and family

(Translated by Yue Gao, reviewed by Charis Kay)

Advertisements